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现场
搜 索
宾县松林林场一养猪户反映:有人没经我同意把我的种猪宰杀了
2018-12-06 10:48:31 来源:生活报  作者:王萌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生活报12月6日讯 前些年,大兴安岭的养猪户张艳秋引入了一些鄂东黑猪种猪并在当地养殖成功。随后,她又带着一批种猪来到宾县的一个林场安家。仅过了一年多,就在她离开猪场一段时间再回来时,竟发现自己的猪都不见了踪影。此事的知情人、宾县林业局松林林场的前场长刘栗君表示,是养猪户“自己不想要了”。张艳秋却说:“你说我不想要了,你能拿出证据吗?我不想要了,也是我自己做处理,你们有什么权利杀我的猪?”

  现场:遍地猪毛杀猪时的血迹已变黑

  11月22日,记者来到了张艳秋的养猪场。

  她的猪场在宾县国有林业局松林林场的山根底下,靠近宾县宾州镇友联村永丰屯,路口的指示牌显示为“宾县野猪乐园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打开养猪场的大门,院里被一片白雪覆盖,看不到猪的影子,院子里用木栅栏圈起的猪圈全都是空的。张艳秋说:“以前这些圈里都是猪,冬天在白雪地上黑猪一堆堆的,可好看了。”

  猪场中间的位置是一排平房,这是办公室,张艳秋说是他们猪场的员工一起建的。“现在连门锁都给我换了,我的办公室我连门都进不去。”

  院子里有一口大锅,在锅的周围把雪清理开,能看到残留的一片片猪毛。

  办公室一个敞开的小门,通往地下室,放着一个铁桌子。

  张艳秋说:“这里就是杀猪现场,这是他们杀猪用的架子。”记者在现场看到地面非常脏,有一片片的死苍蝇,“夏天的时候还能看到猪血,现在血迹都变黑了。”

  工人:林场的人来干的现场就杀猪褪毛

  就在记者在办公室外面调查的时候,一个窗户忽然打开,从里面跳出来一个猪场的工人。张艳秋告诉记者,他是养猪场的留守人员,姓伊。锁芯换了之后门被撬坏了,从里面也打不开,只能从窗户进出,杀猪的时候他正好在场。

  去年12月前后,张艳秋回家了一段时间,因为大兴安岭也有一个养猪场需要打理,这边的猪场就交给了老伊等其他几个工人管理。去年12月末,她回到猪场却发现,自己的猪一头也不见了。

  “我问他们几个工人,我的猪呢,他们说不是你让林场的人把猪都处理了吗?我说我啥时候让他们处理了。”张艳秋说,“因为这个猪场在林业的地界上,也算是一种合作关系,林场的人有时也过来帮忙,所以他们误以为是我让处理的,都没当回事。”担心工人说谎,她又私下向永丰屯的村民打听了一下,村民的说法与工人的说法一致。

  记者现场采访了伊师傅。据他介绍,杀猪的人里有几个他能认出来是林场的。伊师傅说:“杀猪的人带着棍棒和网子,猪回来后用于抓猪,在院里还支起了大锅,现场就杀猪褪毛。”

  养猪场场主:被杀的有不少种猪有的还带崽呢

  据张艳秋介绍,她养的鄂东黑猪是南方的品种,经过适应性的驯化,终于在寒地引进养殖成功,在大兴安岭地区她有一个更大的养殖基地。2016年,张艳秋来到了宾县的松林林场。张艳秋说,经过一年的养殖,她的猪群已经达到三百多头,其中217头种猪是从大兴安岭那边运过来的,150头小猪是新繁育出来的。“最可惜的就是这217头种猪,对我的猪场是严重的打击,有些种猪都已经带崽子了,都让他们给我杀了。”

  张艳秋说,事发之后,她找到了原松林林场的场长刘栗君,将近一年的时间,对方始终也没有说法。记者近日找到了原松林林场的场长刘栗君,他起初表示不知道张艳秋的猪的事情。但张艳秋出示了今年10月16日她与刘场长的一段短信沟通记录,记录显示:

  张艳秋:我的猪钱啊。

  刘栗君:……剩下的也没卖钱,杀了在冷库放着呢。

  据张艳秋介绍,她此后还多次催过款,但是没有得到过一分钱。

  杀猪人:场长告诉我们她不要那些猪了

  11月29日,在宾县林业局的会议室,记者对刘场长再次进行采访,他终于承认知道养猪场的事。他还找来了另一个相关人小杨。

  刘场长说:“张艳秋是通过朋友介绍过来的,她提出想在林场里养猪,正好小杨的哥哥在林场里有块承包林地有空地,就把她引进来了,就是现在所说的猪场。她说是林场职工把她的猪杀了,这件事情肯定不存在。”

  不是林场杀的,那么张艳秋的猪都哪去了,张艳秋提供的双方短信记录又怎么解释?

  刘场长说,“她自己说她的猪不要了,让我们爱咋处理咋处理,我就把这些话转告给了小杨。”

  现场小杨承认了杀猪的事实。小杨说:“张艳秋的养猪场原来是块空地,但是后来我家希望把这块地腾空干点什么。因为是刘场长介绍来的,就找到刘场长让他联系。原本我们希望她把猪运走,或者是牵到别的地方存放,后来得到刘场长传的口信,她不要了让我们处理,我们也真是没办法,只能杀掉。”

  他告诉记者,印象中猪场里当时没有那么多猪,可能也就是六七十头。杀了之后原想卖点费用,因为我先期也是有投入的,可是到现在也没卖掉。剩下的一部分小猪没杀,卖给其他的养猪户了,杀的猪都在冷库呢,打成包装是五百多件,一件是两公斤多。”

  林场原场长:这事儿和林场没关系建议走司法程序

  但是,对于刘场长的说法,张艳秋表示不认可,她否认和刘场长说过这些话,“既然刘场长说我说过这些话,那就请他拿出相关的证据。”记者采访刘场长,其表示过了将近一年了,没有证据。“你拿不出证据,我的猪又确实被杀了,这个损失谁来赔?”张艳秋说。刘场长表示养猪户丢猪和林场没关系,他建议走司法程序,由法律进行最终的判断。

  12月4日,记者与宾县警方取得联系。宾县公安局新立派出所的负责人表示,张艳秋于上周向派出所报案,报案的内容是丢失了3百多头猪,“由于事发于去年年末,时间久远,案情复杂,仍在调查之中。”

责任编辑:姜继周
网站地图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申博游戏 菲律宾美女鲍hjewcc 亚洲太阳城网址 澳门太阳城2007
华夏彩票香港二分彩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游戏站登入 龙8国际娱乐城登入 河南福彩网澳洲3分彩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 菲律宾新太阳娱乐城